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法治頻道 > 以案說法

襄陽市樊城區河道采砂管理站原站長汪軍懺悔自述:為砂霸撐傘終自毀

發布時間:2020年09月29日11:12 來源: 湖北日報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楊宏斌 通訊員 樊紀宣

【編者按】

今年是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決戰決勝之年。當前,全省各地各有關部門正扎實推進“六清”行動,即線索清倉、逃犯清零、案件清結、傘網清除、黑財清底、行業清源。為進一步營造嚴懲黑惡勢力犯罪、弘揚社會正氣的良好氛圍,本報今起推出系列報道“掃黑除惡進行時·懺悔錄”,刊載被依法嚴懲的黑惡勢力犯罪分子及其保護傘的懺悔自述,以期給人警示,敬請關注。

6月底,襄陽市樊城區河道采砂管理站原站長汪軍因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被樊城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十萬元。

隨著該判決的生效,汪軍作為非法采砂團伙保護傘的違法犯罪事實,開始暴露在人們的視野中。

汪軍是如何從一名遵紀守法的黨員干部一步步滑向犯罪深淵的?

請看他接受審查調查期間的自述和懺悔——

我曾任紀檢干部,應當說比別人更熟悉黨紀國法,然而在砂霸的腐蝕和拉攏下,我多次收受賄賂,紀法底線步步失守,最終淪為其保護傘,從一名執法者墮落成罪犯!

法院終審判決時,法槌落下,余音繞耳,我心震撼,萬千悔意涌上心頭。

“‘外面的生活’如吸鐵石般誘惑著我”

我也曾有過理想信念,也曾積極努力進取。

1995年7月,我中專畢業分配至樊城區太平店鎮黨政辦工作。我虛心好學、積極肯干,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肯定。在黨組織培養下,我從一名普通干部一步步成長為鎮紀檢干事、鎮林業站副站長、樊城區水利局河道堤防管理處黨支部書記和主任、樊城區水利局河道采砂管理站站長。

由于工作成績突出,我曾多次被省、市、區評為先進工作者,但我的美好前途卻因為自己執法犯法毀于一旦。

靜心細想,我的犯罪不是偶然,是拜金主義、江湖義氣、貪欲膨脹驅使的必然結果。

當看到一些昔日的同學和社會上的朋友腰纏萬貫,而我卻囊中羞澀,失落感油然而生?!巴饷娴纳睢毕裎F石一般誘惑著我,我的世界觀、人生觀漸漸變化。

沒守住“第一次”,“潘多拉魔盒”被打開

2012年5月,我任樊城區水利局河道采砂管理站站長。雖只是個小“河官”,但權力不小。

次年9月,區水利局擬將漢江河道牛首采區張王崗標段和牛首標段的采砂經營權向社會公開拍賣,并將拍賣事項交由區水利局原主任科員馮某和我負責。

拍賣時,馮某提出張某、朱某是當地居民,經營采砂多年,爭取由張某、朱某中標。我按照馮某的意見擬定了對二人有利的拍賣公告。在拍賣過程中,二人使用虛假推薦票、偽造船舶證件等欺騙手段成為河道采砂經營候選人。我明知他們這樣做違規,仍故意違反規定辦理。

最終,張某、朱某分別取得張王崗標段、牛首標段采砂經營權。

2014年春節,為感謝我的關照,張某、朱某來到我家中,送給我現金1萬元。最初,我不敢接受。他們走后,我思想斗爭十分激烈,整晚都沒睡著。自己也想過把錢退還或上交組織,但又抱有僥幸心理,心想反正別人不知道,對方也沒提出請求,只是想來拉拉關系而已,于是我便心安理得接受了。

“潘多拉魔盒”一旦開啟,便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心里也從忐忑不安逐漸到習以為常。

到2018年春節,我共收受二人所送現金55000元。

“吞下釣餌,被別人牽住鼻子”

2014年前后,砂石需求量急劇增長,價格一路猛漲。

但按上級規定,張王崗標段和牛首標段的年控制采砂量共25萬噸。這些控制采砂量不能滿足張某、朱某的貪心。于是,他們極盡所能地“圍獵”我,要我為他們撐腰說話。

我知道自己已經收了錢,想避而不見,然而,把柄在他們手中,躲是躲不掉的。于是,我對張某、朱某等人非法采砂的犯罪行為不但不履職查處,甚至還幫助他們逃避上級部門監管。

每當上級部門要求提供兩個標段每年實際采砂量,我都給張某、朱某交代,叫他們打印一個不到25萬噸的虛假開采量數據給我。2015年9月,當采砂經營權合同快到期時,我又配合他們弄虛作假,使二人再次取得那兩個標段的采砂經營權。

在我的幫助和運作下,張某、朱某實際采砂量長期遠超規定采砂量,導致漢江河道采區被非法采砂4668萬余噸、國家遭受經濟損失2億余元,更損害了漢江牛首段生態環境。

由于我放任不管,以張某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十分囂張。他們在當地運送砂石的必經路上設置5個地磅點,要求運輸砂石的車輛按重量每噸交1元的“資源管理費”,并招攬刑釋解教人員,毆打、威脅、恐嚇采砂經營戶,非法獲利4800余萬元。他們在每個地磅點都擺放著十幾把明晃晃的鐵鍬和棍子,砂石經營戶們很害怕,只想交點錢買個平安。郭某不愿交費,張某派王某等20余人到郭某的采砂船上將其打傷。

2018年5月,區紀委監委發起懲腐打傘攻勢,我為砂霸當保護傘卻終究保護不了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我深感對不起黨、對不起組織、對不起親人。我只能以余生的悔錯改錯向黨贖罪、向人民贖罪、向親人贖罪。

(汪軍的懺悔自述由襄陽市樊城區紀委監委提供)

掃黑除惡,大快人心!現在,砂霸和背后的保護傘被打掉了,漢江河灘又恢復了寧靜,治安環境也好轉了。

——襄陽市樊城區牛首鎮張王崗村村民田有昌

公職人員一旦與黑惡勢力沆瀣一氣,便會邁入違紀違法犯罪深淵。

——襄陽市樊城區水利局干部陳斐

通過懲腐打傘,有力推動了全面從嚴治黨向我區基層延伸,黨風政風民風明顯好轉。

——襄陽市樊城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蔣立平

決不讓“第一次”發生

□ 楊宏斌

極少數公職人員緣何淪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其實就是黑惡勢力的一步步拉攏、腐蝕的結果。

黑惡勢力在公職人員中培植靠山,往往是從結交“小兄弟”、滿足“小愛好”、給點“小意思”開始,最后是大肆收買。

極少數公職人員底線失守,從第一次收受好處開始,一步步走向違紀違法深淵,到后來有恃無恐,公然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最終,這些保護傘與黑惡勢力一同被摧毀。

公職人員一定要堅守紀律底線、法律紅線,決不能被糖衣炮彈擊中,決不能發生被成功“圍獵”的“第一次”。

有了第一次,就很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

公職人員筑牢理想信念之基、堅守廉潔從政底線,方能練就百毒不侵之功、鍛造金剛不壞之身。


【糾錯】編輯:成超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網站地圖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亚洲三级黄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