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法治頻道 > 法治要聞

教育整頓進行時 | 向楊軍同志學習(二)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12日16:52 來源:

● 編者按 ●

去年7月29日,沙市區人民法院原刑事審判庭庭長楊軍突發疾病,因搶救無效犧牲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一線,52歲的生命戛然而止。楊軍雖無法選擇生命的長度,但他在職業生涯里堅守審判公正、敢于攻堅克難、忘我奉獻付出,使短暫的生命厚重如山,讓胸前的黨徽和法徽更加閃耀。同年12月,省法院下發《關于為楊軍同志追記一等功的決定》,號召全省法院向楊軍同志學習。

在全省各級法院貫徹落實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工作之際,省法院新媒體推出《向楊軍同志學習》系列報道,以鼓舞和激勵廣大干警汲取先進典型的精神力量,持續推動學習教育入腦入心,教育整頓走深走實。

“少年法庭,現在開庭!”一名身穿法袍的學生“審判長”正襟危坐,敲響法槌。

一場別開生面的“模擬庭審”在沙市實驗中學進行。

“案件審理”圍繞一宗涉嫌故意傷害和包庇窩藏罪進行,“審判長”“審判員”“書記員”“公訴人”均由學生擔任。

庭審現場氣氛莊嚴,控辯雙方舉證、質證,唇槍舌劍,激烈交鋒,被告人真誠悔罪……各個“審判”環節精彩而有序地進行著。

“真是過癮,既學法律又明道理!”會場內外,學生們親身參與到庭審中,切身體驗、了解了法律訴訟活動,零距離感受法庭威嚴。

這種“少年模擬法庭”,如今在荊州中小學校園內早已司空見慣。追溯這一普法教育形式的起源,還要從十多年前說起。

2005年1月,楊軍因工作出色,被任命為沙市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副庭長,主要負責少年法庭工作。

當時,少年法庭還是一個新生事物,沒有現成的模式照搬套用,沒有現成的制度可供執行。做一番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業,楊軍心懷忐忑。

不久后,一起青少年犯罪案件讓楊軍深受觸動。

“嗚嗚……我知道錯了,對不起父母,對不起社會……”瘦瘦小小的幾個孩子站在被告席上,還沒等楊軍開口,便哇哇地哭了起來。

這是楊軍負責少年法庭工作后辦理的一起未成年人故意傷害案,7名被告均是14至17歲的未成年人,有的還是在校學生。

開庭前,楊軍了解到這7名被告多是留守少年,長期處于無人管教和關愛的環境,才會因為“江湖義氣”犯下錯誤。少年的哭聲一直縈繞在楊軍的腦海里,揮之難去。

本是豆蔻年華、孜孜求學的年紀,卻犯錯走上歪路……該如何依托審判職能,織起未成年人保護網?

帶著這個疑問,楊軍找到時任沙市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夏繼亞商量。

“咱們應該組織干警到校園給孩子們以案說法,切斷犯罪根源?!?/p>

“對對,有道理。咱們在法庭上審理了這么多未成年人案件,不如把法庭搬到學校里,讓孩子親身感受犯罪的危害?!?/p>

……

兩人越聊越投機。

一個星期后,沙市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與太岳中學聯合開展“少年法庭進校園”活動。一次次真切感受法律的威嚴,接受警示教育,一段時間后,老師們不禁感慨,校園內打架斗狠消失了,許多學生成績進步明顯。

2006年,沙市區人民法院被授予湖北省未成年人審判示范點,成為全省法院系統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一面旗幟。

如新生的草木沐浴了溫暖的春光,“校園法庭”此后在各中小學校遍地開花。僅2011年,沙市區人民法院法官給學生講課21次,組織學生旁聽庭審1600人次,指導學生開展模擬法庭7次。

把工作前移,開創“校園法庭”普法教育模式,從源頭上預防青少年犯罪;將工作向后延伸,開展跟蹤幫教矯正,讓犯錯的孩子早日重回正軌。

刑二庭少年審判中,再不見那高高在上的審判桌和“木籠”式被告席,取而代之的是U形圓桌——這便是楊軍探索推行的“圓桌審判”。

庭審中,法官以“座談”形式啟動庭審程序,不要求被告站立,不使用手銬械具,庭審用語平緩柔和。

“少年審判懲罰不是目的,重在引導他們真誠悔過,重塑心靈、走向新生?!睏钴娬f。

2012年2月14日,沙市區人民法院未成年審判庭開庭審理一起未成年人搶劫案。審判引入心理輔導,不僅設置了專門的心理咨詢室,還特邀江北監獄心理學專家對當事人進行庭前心理輔導和庭后心理矯正。這一做法,在全市首開先河。

寓教于審,寓助于審,撐起未成年人權益保障的司法保護傘。

作者:曹碩

【糾錯】編輯:張揚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亚洲三级黄色电影